荼蘼花伤 在小雅眼里,夕阳一直是一种颓靡而荒凉的存在。她总会不知觉地在黄昏到来时泪流满面。小雅听说过,有一种病叫黄昏抑郁症,小雅想,也许她是患上这种奇怪的病了。 可是阿真对此不以为然,她甚至认为这只是小雅矫情的表现。 阿真对所有小雅表... 全文

35秒前 来自版块 - 新版块

很多人都喜欢吃白面馒头,这曾经是一代人的梦想,现在基本实现了,而且保持的挺好,相信今后还会作为传统主食流传下白癜风哪里治疗最好去。中国的馒头和西方的面包是一个层次的东西,是广大老百姓喜吃乐见的食物。生活条件差的时候,手里拿着菜团子,心中想着白馒头;生活富裕了,实在没有可刺激... 全文

6分钟前 来自版块 - 新版块

我和飞燕有个约会 此飞燕非彼飞燕。彼飞燕生的明眸皓齿、玉面玑颜;此飞燕则是豹头环眼、青面獠牙。彼飞燕樱桃口、杏仁脸,一头秀发柔软飘散;此飞燕则是宽下巴、阔海口,一副钢髯扎里扎煞。彼飞燕走起路来婀娜多姿、飘飘愈仙,停下脚步则静若水... 全文

11分钟前 来自版块 - 新版块

若与你的回忆,只停留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刻,什么都没有发生倒能在两个人心中都留下最美的遇见,难以忘记,。所谓最难忘的,就是从来不曾想起,却永远也不会忘记。      一、凝望      夜幕降临,七彩的霓虹灯映照在车内,学生们嘈杂的说话声充斥了整个公交车。又到... 全文

17分钟前 来自版块 - 新版块

外公 外公 ——木杰 就目前而言,我最满意的两种死法,一种是意外的瞬间死亡,没有顾虑,没有恐惧,没有后怕,或者说还来不及这一切心理活动。而另外一种,最好像外公那样,不需要面对最后那种永别的场合,像睡着了一样,独自走向另外的一个世界…    在我记忆中,外公的... 全文

21分钟前 来自版块 - 新版块

天下第一网上聊天笑话 一    “你好,我是南京的,今年48了,可以和你聊天交朋友吗?” 这是我第一次上网聊天的第一句话,费了很大的劲才敲了这几个字,客气而又诚恳的给女网友先作了自我介绍。 “是吗?你是南... 全文

25分钟前 来自版块 - 新版块

推销保险的女人 推销保险的女人    作者:海博 为了庆祝月末结账日,全意督导家里举行了宴会,这时候男人们喝得话多得无遮挡了,五个参加该月会战的有功之臣,两位女家属和一个司机,围着大桌子坐着,桌子上杯盘狼... 全文

29分钟前 来自版块 - 新版块

爱,可以超越种族吗? 无尽坠落,白虎之恋 我是一只白额虎,森林之王。整个森林都是我的。 平静的天下,天天,外出战斗,伤痕累累的回来,携着猎物. 直到那一天的到来,改变了我王者的一生。    我是一个... 全文

35分钟前 来自版块 - 新版块

【导读】如果你处在恋爱的年龄,向意中人明白无误地表达爱慕之情是摆脱单相思的最直接方式。一般说来,单相思者的意中人多是出类拔萃者,所以我们可以推想他们大多会很理智。  据说那些相思病人都是为情所牵所苦所累,才错误地闯入那风光旖旎且充满在雾中飘渺着的海中孤岛的,从此纵有三头六臂也难以... 全文

39分钟前 来自版块 - 新版块

作者:天涯歌女 | 散文吧首发有人说生命本是一场漂泊的旅行,遇见了谁都是一个美丽的意外。我珍惜着每一个可以让我称做朋友的人,因为那是可以让漂泊的心驻足的地方。有时候会被一句话感动,因为真诚;有时候会为一首歌流泪,因为自然。要快乐,不止此时,而是一生!我的幸福,是缠绵在你的谎言中,... 全文

43分钟前 来自版块 - 新版块

我常常觉得只有逼迫自己走到绝路,才能找到自己新生的道路。    那些闲言碎语、碎碎念,我都只想充耳不闻。如果言语可以杀人,我可能死了不下万次,更可能永世不能翻身。    我只想靠着窗户,静静感受风撩拨发丝的感觉。惬意的感觉不常有,多么悲哀啊!当某种感觉丧失掉,那种隐... 全文

47分钟前 来自版块 - 新版块

【我不要回家】   今天,无论如何,我都不会下车。我不要看见后娘,那个漂亮的妖精,跟白骨精一样,护着自己的孩子,却一心想吃我的肉。我不是她亲生的,杨子才是她亲生的。生我的妈妈我记不住她的模样了,据说,我两岁的时候她就离开了我。我问过奶奶,我的亲生妈妈是什么模样,在哪里,可是... 全文

52分钟前 来自版块 - 新版块

四叶草很常见,你真正注意过四叶草么,一叶——祈求,二叶——希望,三叶——爱情,四叶——幸运。   春季来临,田梗上冒出一片一片的三叶草中间带着伶仃的红花,是不是三叶草在陪伴着红花追求着它的爱。   水是清澈透明的,一滴墨水足以让它混浊,在那个时代,纯洁的她又该何去何从... 全文

56分钟前 来自版块 - 新版块

无关风月的那些...... 这个世界无所谓公平不公平,也许贫富不均,又或者男女不限童叟无欺,人在江湖漂,心态要好,要明白不挨刀的概率几可为零。    10天,是我接到的一单生意的期限。而今天,第9天了,我却一筹莫展。... 全文

14:14 来自版块 - 新版块

【导读】生命旅途中遇到的,有些适合你,有些不适和你,尺度需要个人来把握。如果你总是想不断地创造网络快乐,幸福却与你背道而驰。  笔者认为,进入网络之前,先要把现实与网络的概念弄清楚,在虚拟的网络中找爱情,成功率是相当低的,网络只是一个情感交流平台,不管是在虚拟还是真实的交流,都必... 全文

14:09 来自版块 - 新版块

作者:清贫 | 散文吧首发今年自己种下的几颗玉米终于可以吃了,看着孩子非常美味地啃着嫩玉米棒,就回忆起有关自己小时候有关这玉米的些许事情,随笔便把它记录下来。记得小时候的每年秋天,田野里都种着整片整片的玉米。那时的玉米都是本地的玉米,没有经过杂交北京中科刘云涛,不像现在的甜玉米,... 全文

14:03 来自版块 - 新版块

三个人的旅程    我叫李洛,我是女生。 这是我从小到大惯用的自我介绍,比如新学期的第一天,比如和陌生人的第一次见面,比如第一次见到林禾和莫凯。 林禾也是女生,并且和我一样是身高过1米7的高个儿。在这个号称遍布... 全文

13:58 来自版块 - 新版块

你可知道?我的头发已经长到可以与你谈恋爱的年纪了。   只是,你却已经不在了。         我叫程雪,姐姐叫程桃。   因为战争征兵的缘故,父亲与哥哥被拉去抗战,家里只剩下了我与姐姐。母亲在父亲与哥哥走后不就思念成疾,导致一病不起。最后邋邋遢遢地... 全文

13:53 来自版块 - 新版块

我在努力地活着 我在努力地活着 ——星期天 一不小心,我丢了工作。又一不留神,我又欠了一身债。想破了脑袋,我也没给自己找出一条出路,当我不知拿自己怎么办时,我通常都会选择第三十七计——逃!没多想就把自己扔到了张扬拔扈、张牙舞爪的上海。因为上海有全国最高的大楼,有... 全文

13:47 来自版块 - 新版块

无意的过失 已经很长时间不在和他联系,心里仍然想起过去的点点滴滴,情人节,怎么会是情人节?唉 无意的过失 ——星光微微 总感到很无聊,想写点什么一时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看着窗外雪花飘飘,思绪也便漫天飞舞起来。 QQ的资料里是随便的名字,随便的年龄,我知道... 全文

13:44 来自版块 - 新版块


返回顶部